导语:十九大报告指出,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为重点,坚持“引进来”和“走出去”并重,形成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。“一带一路”正引领越来越多企业“走出去”。“三个转变”论述指出:“中国产品要向中国品牌转变”,优秀民族品牌正成为国家崛起的重要力量。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、大公报、大公网、凤凰网、中经全媒体等国内外主流媒体联合主办的“一带一路”世界品牌行活动,聚焦优秀民族品牌,将“走出去”的中国品牌故事向世界传播。
高端访谈

构建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新格局主题研讨会实录(二)

发布时间:2017-06-12 16:19 阅读

       国际在线企业频道消息(李远 毕超录):当下世界影视传媒行业表现出了全球化融合并存的状态,但是随着新的世界经济格局的建立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,世界影视传媒,在如此大的整合当中,我们可以借助“一带一路”经济和文化布局,尽快地构建丝路影视桥,从而取得传媒文化合作交流方面的主导权和更多的话语权。6月6日召开的“一带一路”影视传播合作高峰论坛特邀中视金桥国际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新,北京三多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晓蒙,赛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培专,著名影视投资人、制作人、监制谭飞,影视界顶级策划人、文化产业领域专家、中经全媒体策划总监朱修阳就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的国际化营销,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文化精神及内容创新,以及“一带一路”科技创新三个不同维度的话题,展开主题研讨。以下是研讨内容实录(二):

   朱修阳:听了高董的发言,再结合这么多年的工作实践,我也理解如果只是一味地聚焦大主题、大宏观的制作,有时候反而是不容易的,只有真正把功课做足了才有可能把故事讲好。

  其实讲到世界语言,各国的从语言本身来讲,是很不一样的。但是有一些语言大家知道是共通的,比如说音乐。这两年电影的语言可以说也是共通的,虽然也需要通过翻译,但是我们听英文也能同样感受到电影中人物的情感。

  此外,数学语言也是真正的世界性语言。下面我想问一下钱总(赛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培专),赛特斯公司作为一家以科技、大数据,做云计算为主的科技公司,为广电总局,为广电行业做了很多相关服务,而且您本人在国外生活也很多年,您是否能从这个科技的角度来讲一讲怎么理解怎么“讲好中国故事”? 

  向自己的对手学习 找准传播聚焦点

  钱培专:刚才陈平女士向我们展现了一些国外组织的活动,我觉得非常亲切。我们公司是一个高科技的公司,主要做大数据、云计算以及多媒体视频方面的一些工作。

  对于如何“讲好中国故事”我有几点体会。首先我们确实需要了解国外的人文,设法融入到他们的文化中去,结合他们的语言和思路,讲我们中国的故事。其次,我觉得我们需要通过某种渠道去了解到国外的情况,看看他们对我们中国故事的理解跟反应。那用什么样的渠道去了解?现在互联网、各种民间组织有很多信息,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渠道把数据拿过来进行分析、关联,然后得到我们需要的的反馈,指导我们制作更好的节目、影片,播放给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国家,甚至世界上其他的民族。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我们要建立媒体的一个闭环系统,希望优秀的同行能与我们一起,努力共建这样一个闭环系统,把我们媒体方面的工作在“一带一路”这个宏大的工程中做得更好。 

  朱修阳:钱总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!过去,我们总认为讲故事是文科生的事,但钱总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思路。在今天这个时代,好故事恐怕不仅仅是侃侃就能侃出来的,必须利用大数据,用科技的手段掌握我们需要听到什么声音,这就是“制作+传播+科技”的力量。

  谭飞老师这两年在影视剧方面讲了很多故事,我想问你一个更尖锐一点的问题。刚才几位嘉宾都谈到了我们要了解尊重,要用大家听得懂的世界语言去讲故事。但是这样会不会有一种文化不自信的嫌疑,好像这是一种要去讨好对方的表达方式? 

  谭飞:朱老师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,此刻很多人其实更想知道朱老师到底想问的什么。现在我们在对外合作的文化交流中有很多消化不良的行为,比如说电影《长城》。很多时候,我们可能都认为靠近美国就是靠近主流,但是《长城》上映之后,不管是在中国市场、美国市场,还是舆论口碑都非常一般,这说明什么?文化不自信,你想讨好别人,但是别人可能并不买你的账。

  我们再举个正面的例子,今年有两部片子和“一带一路”有关,都获得10个亿票房。一个是《功夫瑜珈》,还有一个是《摔跤吧爸爸》。所以,我们在“一带一路”的传播过程中,往往会发现更多适合我们定位和表达方式的传播方式,以及未来合作前景的方向。在影视创作上,我们不妨在通向好莱坞之前先在宝莱坞停一停,或者先望向宝莱坞,把我们的眼光多放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不要盲目地追求一定要在好莱坞站稳,因为有时候欲速则不达。 

  朱修阳:反过来讲,我们在“讲好中国故事”的过程中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们过去对印度的印象,可能只是觉得印度这个词很熟,对他们的文化,人文却并不熟悉。近几年包括《少年派》、《摔跤吧爸爸》都是以印度文化为题材的,印度人正在完美的讲好他们的故事。他们是如何讲好的? 

  谭飞:印度电影的成功最重要的就是用心和真诚,因为他们的演员可以为了表演增重30斤或减肥50斤。反观我国的当红年轻演员,在很多电影中用替身,我听说还有锁骨替。电影《摔跤吧爸爸》中,女演员为了把摔跤演得淋漓尽致,跟印度的国家队、摔跤队省队一起学了9个月,所以才能把角色演成功。我们有多少艺人能做到这样?不能只看到别人成功时的鲜花和掌声,比如宝莱坞,要真正的观察他们成功背后的原因,我们或许能得到更多的借鉴。 

北京三多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晓蒙(钱泓 摄)

  高晓蒙: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纪录片的情况。最近几年我参加过很多世界的纪录片节,阿姆斯特丹纪录片节是世界上最大的纪录片节,每天都会有中国纪录片人送去的一些影片在上面参展获奖,但是这些影片大都是独立导演自己送去的,拍摄内容也都是一些带有负面或边缘题材性质的节目。主办方在跟中国代表团交流的时候说,他们其实知道中国并不是这样的,他们也不是非要看中国社会的阴暗面,但往往一些优质的影片恰恰就是这中题材。往往在我们看来宣传中国正面形象的影片,在西方人看来就太假,他们知道你可能有真的部分,但是他们更多的认为是假的,这是非常可怕的,也是我们该忌讳的。

  纪录片记录的就是真实。有人质疑中国影视创作创造力不足,但是却有那么多导演能在资金不足、宣传不足的情况创作出好的作品,甚至走向世界。而许多依托政府强大的支撑和背景创作出来的作品,走向世界却非常困难。所以,转变观念是一个重要的问题。只有改变观念,让世界上看到复杂多元的中国,才是自信,就像我们敢于让别人看到自己脸上的雀斑,这才是自信。 

  朱修阳:让我们为这份自信鼓鼓掌!对此我也深有感触,前年我和同事到中宣部去提案关于“一带一路”的主题,陈局长定名《新丝路密码》,陈局长开会时屡次告诉我们一定要用国际视野,用国际化的语言。我相信我们现在有这样的自信和包容性。今天陈局长(中宣部对外新闻局原副局长陈晓林)和徐巡视(北京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徐和建)都在场,我们请两位也回应一下这个问题。 

  陈晓林:几位老师讲得非常好,我从事外宣21年,去年退休了。我的感受跟大家一样,但是在一线工作体会得更深一些。刚才各位老师提到中国一些负面影视传播在国际上被频频爆料,而且往往获得高奖。对于这个问题,我认为纯粹地爆料中国的阴暗的东西绝对不允许,但如果都是高大上、光鲜的东西,我也不赞成。我觉得应该把真实的中国推向世界,我们要做到既要有雀斑也要有光鲜。

  世界是多元的,别的国家有很多优秀的东西。我历来强调中华民族文化并不是全好的,中国传统文化的陋习比中世纪的欧洲还要黑暗,比如殉葬、女人裹脚、三纲五常,这些陋习不能作为中国的主流文化传播出去,我们一定要把真实的中国传出去。

  我们中国有一个词叫“师夷”,用在这里就是我们要向我们的对象国学习,向世界上那些文化传播走在前列的大腕儿学习,比如刚才提到的好莱坞、宝莱坞。学习他们的经验,为我所用。另外,我们要向对手学习,就要放下架子来,在外宣过程中我们也是这么践行的。

  我们国家越来越强,我们在政治上已经走进了世界舞台的中心。希望我们的传播力、影响力也随之变得强大,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、各位专家,携起手来,共同把中国文化推向世界,这样我们现代化中国才实至名归。 

赛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培专(钱泓 摄)

  徐和建:据我了解,中国的纪录片现在越来越热,优秀的纪录片也在不断地增多。我觉得北京的纪录片这几年拍得非常好,在北京卫视播放后观众也都很爱看。在我看来,参加国际纪录片节的纪录片比较少,可能是推荐的力度不够,或者说是有些部门重视的不够。如果加大推送的力度,肯定会有更好的成绩,因为中国不缺优秀的纪录片。

  第二,今天论坛的主题是“一带一路”影视传媒合作高峰论坛,咱们的论坛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加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互学互鉴、交流合作、共享。因此,把纪录片推送出去,更多的也是为响应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世界命运共同体的号召。

  第三,我觉得不管是纪录片还是新闻报道,聚焦什么非常重要。你聚焦雀斑,放大雀斑,这只是反映了一部分,并没有整体地、全面地、准确地反映这个事物。所以我提倡,要把一个真实、准确、客观的中国介绍给世界。

  第四,中国的经济实力总体已跃居世界第二,中国已经走进了世界舞台的中心。在影视传播过程中,不仅要向外国学习先进的经验和理念,还要有我们自己的特色,应当创作一大批精品力作与咱们国家的实际相适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