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语:十九大报告指出,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为重点,坚持“引进来”和“走出去”并重,形成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。“一带一路”正引领越来越多企业“走出去”。“三个转变”论述指出:“中国产品要向中国品牌转变”,优秀民族品牌正成为国家崛起的重要力量。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、大公报、大公网、凤凰网、中经全媒体等国内外主流媒体联合主办的“一带一路”世界品牌行活动,聚焦优秀民族品牌,将“走出去”的中国品牌故事向世界传播。
高端访谈

构建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新格局主题研讨会实录(一)

发布时间:2017-06-12 16:18 阅读

     国际在线企业频道消息(李远 毕超录):当下世界影视传媒行业表现出了全球化融合并存的状态,但是随着新的世界经济格局的建立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,世界影视传媒,在如此大的整合当中,我们可以借助“一带一路”经济和文化布局,尽快地构建丝路影视桥,从而取得传媒文化合作交流方面的主导权和更多的话语权。6月6日召开的“一带一路”影视传播合作高峰论坛特邀中视金桥国际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新,北京三多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晓蒙,赛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培专,著名影视投资人、制作人、监制谭飞,影视界顶级策划人、文化产业领域专家、中经全媒体策划总监朱修阳就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的国际化营销,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文化精神及内容创新,以及“一带一路”科技创新三个不同维度的话题,展开主题研讨。以下是研讨内容实录:

 构建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新格局主题研讨会现场(钱泓 摄)

  朱修阳:各位领导、各位嘉宾、各位朋友们大家好!作为这个行业的老兵,我从业已经20多年,今天很荣幸能够和这四位大腕级的人物在舞台上共同交流和探讨。这一刻,我想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分明地感觉到,也许这一刻我们正在一起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!

  作为这个行业一线的实战操作者,我们不妨来聊点干货,直接谈点大家更解渴的内容。在今天的“一带一路”影视传播合作高峰论坛上,除了“一带一路”之外,最热的一个词就是“讲好中国故事”。但到底怎么讲好故事?大家总是说要用世界语言、用国际语言来讲好中国故事,这样世界才能听得懂。那么到底什么是世界语言,什么是国际语言,是不是存在世界语言?另外,我一直有一个疑惑,正如陈平(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、中国区主席)女士发言当中讲到的,这些年我们做了这么多包括像德国、捷克等欧洲国家的宣传,拍了这么多片子,做了这么多功课,为什么国外对中国的了解还停留在远古时代,难道真的是我们不会用世界语言讲好中国故事吗?究竟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?请陈董事长(中视金桥国际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新)先来谈一下您的心得感受。 

  用好世界语言 讲好中国故事 

中视金桥国际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新(钱泓 摄)

  陈新:首先要感谢今天会议的主办方国际在线、大公网和中经全媒体,让我有这样一个学习和交流的机会。刚才这个问题非常直接,我做外宣30年了,我觉得这还真的是我们自己的问题。刚才国际在线藏董事长说到一句话:大白话最管用,不要单方面的自说自话。我觉得做外宣工作一定要以宣传效果作为核心的考量,所以要了解各个国家、各个地区、不同民族、不同文化习俗的人接受什么,不接受什么,对什么感到亲近,对什么感到有距离。

  到了中东,人们在彼此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,一般聊天会先问:你的信仰是什么?但中国人却是问:你今天吃饭了没有,吃了什么?中东人问你信什么的时候,你回答信佛、信基督或说自己是无神论者,他们的反应肯定不同。所以人与人在接触早期,心理距离和接受程度是对方决定的。如果想要推动全球的文化交流、民心相通,那就一定要去对方的文化,才能明白讲什么故事,怎么发声对方能接受。所以,我做30年外宣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:我们一定要走出去,了解国外不同的文化传播情况才行。 

  朱修阳:陈董事长的意思是,你想要把你的声音告诉别人,首先得了解对手,了解对方,并且尊重对方。那么我想问一下三多堂的高晓蒙董事长:大家都知道三多堂制作过不少很有影响的大片,在国内取得了很好的传播效果。请您从具体的纪录片制作的角度来讲一下您是怎么理解“世界语言”的?另外,请介绍一下三多堂制作的这类作品,在国际市场上是一种怎样的传播状况? 

  高晓蒙:我想表达跟陈总一样对主办方的谢意,另外我也非常赞同陈总刚才所说的“对外宣传的时候最忌讳自说自话”。在文化传播时,如果想要找到一种国际通用的接受方式,那就要表达一些人类共通的情感,一些不用更多去阐释的东西。这样,即使每个国家文化背景不同、历史不同,也能完全了解。《摔跤吧爸爸》这部电影让我们对印度有了多少的了解,就是一个非常浅见的例子。

  其实现在“一带一路”已经有很多节目在做了,而且很多节目做得还比较高大上,叙事也比较宏观。我个人认为,在“一带一路”这个项目做成商业化之前,我们先要对海外有一定的了解。过去有句话叫“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”,现在可以说是“因为了解,所以才会有合作。”我觉得,“一带一路”影视桥工程最重要的就是先做一个先头兵,让大家彼此先有了解,之后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。这种了解涉及多种层面,其中信息层面的比如要了解一个国家发生过什么,一个具体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对方的文化背景是怎样的。这就需要多层面的沟通,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,不是我们做一些宏观叙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。